王傳寶
  根據2月14日東莞市委對掃黃工作不力相關責任人進行問責的決定,虎門鎮黨委書記葉孔新、厚街鎮黨委書記錢超、黃江鎮黨委書記楊禮權、鳳崗鎮黨委書記朱國和等4人在全市範圍公開道歉。道歉信見諸媒體之後,引起輿論熱評,不少網友認為道歉信存在格式化現象,缺乏應有的誠意;四位鎮黨委書記的道歉,不過是東莞撫慰輿論的一種公關做法,不能接受。甚至有不少人認為,讓他們引咎辭職還不夠,還要繼續深挖猛批。
  這又走極端了。央視曝光東莞黃毒之後的輿論表現,不能不讓人感覺到,當下的中國輿論生態“豐富”到讓人瞠目結舌。央視的暗訪既是媒體履行輿論職責的正常做法,也是凈化社會環境的有力舉措。奇怪的是,一些微博大V近乎惡作劇的“東莞挺住”,誤導了輿論,產生了惡劣的影響。隨後一批主流媒體,站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上,條分縷析、正本清源,廓清了輿論迷霧,扭轉了輿論走向。廣東有關方面在大舉掃黃之後,又迅速查處了一批責任人,並且責令四位對轄下掃黃不力的鎮黨委書記公開道歉。對這種聞過而改的做法,一些網民的言論又情緒化地走向另一個極端,可見當下中國輿論場上,缺乏“同理心”成為一種比較普遍的現象。
  這四位書記的道歉,總體上還算誠懇。道歉是一種態度,雖然他們的道歉還處於上級領導責令的被動狀態,但從文本上來看,他們能夠認識掃黃不力的原因和危害,明白自己應該要負的責任,並且決心不折不扣落實上級部署、親自掛帥、打好掃黃持久戰,這種態度值得肯定,我們盡可以“聽其言而觀其行”。
  當然,道歉不能只是一種姿態,不能是搪塞批評和問責的一種權宜之計。目前,有關方面還在深入調查“掃黃不力”的問題所在。如果沒有證據指向上述領導充當了“黃賭毒”保護傘,那麼我們就不必嚷嚷著逼他們下臺。畢竟,“莞式標準”雖然讓東莞蒙羞,但東莞人民,包括大批外來務工者,所取得的改革成就依然令人矚目。我們在看問題時,應該本著實事求是、一分為二的態度,不能抓住一點不及其餘,也不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,這既不客觀也不公平。
  四位鎮黨委書記的道歉,或許並不盡如人意,但這是枝節。什麼樣的道歉叫有誠意?深刻認識到了錯誤並且能夠切實改進,才是真正的誠意。現在,最為關鍵的是看他們以後怎麼做,是不是真如他們所說的那樣,旗幟鮮明地掃黃,不折不扣地抓落實。對此,我們不妨讓他們負荊前行,以行為來一雪前恥,以東莞健康繁榮的經濟生態和改革成績來回應國人監督的灼灼目光。  (作者是南京政治學院新聞傳播系教授)
創作者介紹

買傢俱

wz89wzul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