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們的新聞大樓里,一張張活潑潑的兒童照片堆滿了會議桌,這些都是我們從那家店主逃跑的“卡拉卡”攝影工作室裡拉回來的照片。
  我們從有名字標簽的照片上理出了100多個寶寶的名字,但是根據這些寶寶的名字,我們又該如何通知家長呢?
  幸虧,本報微信公眾號點兵點將點ASir與杭州警方合作的“指尖警務室”,駐點民警主動與記者取得聯繫,說他們興許能幫上忙。太好了!
  昨天有好幾個家長領回照片
  店主夫婦很年輕,但是有點不負責,這麼多照片,既然都已經做成成品了,為什麼不讓家長來拿回去呢。
  經過這兩天的連續報道,昨天已經有好幾位家長在照片堆里找到了自己的寶寶照片。
  宋阿姨翻找了個把小時,還好收穫頗豐,孫子的大相框照、相冊,還有錢包照,都在了。
  這些都是去年夏天拍的,沒想到到今年夏天才拿到。不過原本早已不抱希望了,現在算是一個大大的驚喜。宋阿姨說:“喏,這是我孫子,這是他去年的模樣,白白胖胖,很可愛吧。”
  黃女士找到了女兒的一張版畫。紅裙子的小姑娘乖巧地坐在聖誕樹前。這是2012年的聖誕節拍的,當時卡拉卡還拍外景呢,這是在萬象城拍的。但是,整整一年半,對方一拖再拖。
  照片大多是前年底去年初拍的
  昨天找到照片的家長,基本上都是在前年年底和去年年初拍攝的。
  這與我們當初的判斷也比較一致。記者在整理照片時也發現,有不少寶寶相冊台歷,都是2013年的台歷,由此推斷,這批照片應該是家長在2012年底到2013年初在卡拉卡拍攝的。
  而我們花了很大力氣,從照片角落裡,相冊外包裝上找到的寶寶名字,經整理一共有126個,我們前天發給維權媽媽群,但是只有四位媽媽找到了自家寶貝的名字,而這個群的組成家長大多是去年下半年拍攝的。
  所以,現在是這樣的情況,去年下半年拍攝的照片很可能店主根本就沒有沖印,估計那時財務狀況已經一塌糊塗了。
  現在在我們這裡的照片則是更久以前的,我們又不知道如何找到家長。就在這時……
  “指尖警務室”仗義相助
  本報微信公眾號點兵點將點ASir有一個與杭州警方合作的“指尖警務室”。
  昨天下午,警務室的駐點民警主動與本報記者取得聯繫,很希望能幫上忙。“這些照片飽含了許多家長的愛,這樣的愛不能傳遞給孩子,我們也很心痛很惋惜。”所以,民警已經從本報取得了相關信息,希望通過他們的辦法,能夠查詢到孩子的家長,從而讓這些照片能夠找到各自的主人。
  顯然,這許多照片,查詢的工作量是不小的,但民警表示,這樣的助民舉動,會盡最大努力。“能找到一個是一個,越多越好。”截止記者發稿,警方的查詢工作已經連夜展開,希望有好消息傳來。屆時有了結果,本報記者將一一聯繫各位家長。
  所以啊,這兩天如果有家長接到電話,通知你到晚報來領照片,這不是騙子電話哦,當然,我們是不收費的,謹防被騙子利用。
  另外,在卡拉卡拍過照片沒拿到的家長,也可以直接加我們公共微信號“點兵點將點ASIR”,點擊前天推送的歷史消息,我們整理出來的上百個寶寶名單都公佈在那裡了,因為版面有限只能放在微信里啦。
  (原標題:“指尖警務室”也來幫忙嘍不少家長領回卡拉卡兒童攝影照)
創作者介紹

買傢俱

wz89wzul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